汗水飞扬

<< 返回列表发表时间:2017-10-26

   维护队是干什么的?概括地讲,就是“三维一抢”。对市内电力与通信管道进行维护、维修、维权以及应急抢险。作为一支专业队伍,召之,随时会出现在需要的地方。

这不,在荷花池、人民北路,清理沿线老旧杂乱的架空线。老曾他们拉警戒线,指挥交通,疏导人群,搭云梯,携钳上杆,忙得不亦乐乎。暑气蒸腾,一个时辰下来,已是汗透工装。“注意,线要下来了,把两边人拦到,车子不准过哟!”咔嚓,大团的架空线落地。站在云梯上的他,抹把满脸的汗,随手一甩,一串晶莹剔透的汗珠辉映着阳光飞扬而下,美哉如斯!劳动者的美,时时透着豪放粗犷。汗水飞扬,只为了还城市天空一片清爽。

白天,忙,汗水飞扬。夜间呢?在浣花北路铰线,午夜零点,约定的时间,那边电停,这边厢,应急灯亮,蓄势已久的队员攀援而上,紧张而有序。下半夜,天公不作美,暴雨倾盆,打的人睁不开眼,浑身浇透了,真是雨水和汗水共舞。搁平常就歇雨班了。这次不行,市里安排,几个单位配合作战,一环不扣,则前功尽弃,责任难当。咬着牙,硬抗。不知是着力点不对,还是铰线钳的“牙口”不利,一根拇指粗的钢绞线,折腾了好一阵,总铰不断。老曾急了,吼一声:“下来,我上!”牛气哄哄地。别说,管用,钳到线落。于是,我感觉到了骨干的力量,似乎懂了为何刀刃上总是要用好钢。终于,在限定的时间五分钟前完成了任务。是时,东方天际刚浮出一抹曙光。

一首歌唱到:“咱们工人有力量,每天每日工作忙!……”这是他们的真实写照。日常忙,经年累月、无论寒暑,汗水飞扬。节假日呢?年三十,团年的饺子还未出锅,老曾接到指令,建设路口,人行道上,一排六块浅沟盖板被重车损毁,沟壁塌陷,线缆裸露。险情!隐患不除,后果不堪设想。老曾带着他的三号车组员就奔去现场。待躯倦神疲归得“巢”来,却已是饭冷菜凉,妻儿已入梦乡。其实很多时候,牺牲并非一定在战场。

年年过节,人们休息而他们不能。阖家团圆,长假自驾游……几乎近于奢望。他和队员们值班,为管道,为市民的出行安全站岗。初三,寒风凛冽,塔子山公园旁,一口嵌在水泥路上的检查井垮塌,井盖深陷井底,直接影响一家环卫单位的洒水车队进出,他们赶去了。打围,杨建强抄起几十斤重的电镐破路,“嗒……”一气就是一个小时,汗水湿了衣裳,随着电镐的振动,汗珠牵线般从额头跌落,在水泥路面,瞬间化作数枚小花绽放开来,尽管短暂,开在寒冬里,美哉如斯!劳动者的付出就这么痛快、敞亮。井内清空,工作面干净了,准备混凝土。问题来了,没水。环顾四周,方圆二百米范围无水源。这咋办?四个队员一人拎两只胶桶朝路的尽头奔去,往返多趟,那汗水流得真叫一个淋漓酣畅。

有次,在金融城清线,地表温度已达52度,撬开检查井盖,里面各种线缆、藤蔓缠绵,密如蛛网。要分清各自权属,确认每一根线缆穿放走向,可是个细活。他下到井里仔细分辨,顶着太阳一段一段地查,衣服湿了又干,临近中午,刚要俯身下井,地面蒸汽蒸,井里浊气熏,他感觉汗水一下子“飚”了出来,眼一黑,身子软在地上,中暑了!急忙抬到路旁树荫下,灌了两瓶藿香正气液才慢慢缓过劲来。

提起老曾,他们头儿,一条山东大汉绘声绘色对我讲了一段插曲。看得出,他情绪激动,脸都涨得通红。那是在龙潭寺查沟,盖板揭开,干惯了脏活、累活,特别能吃苦的几个队员傻眼儿了。由于污水倒灌,浅沟里全是秽物,恶臭扑鼻,要查,必须爬过这段二十五米长的沟才行,队员们面有难色,这时,老曾上来了,湿毛巾捂嘴,扑下身子,匍匐前行。打恶仗、苦仗方显英雄本色,待老曾返回出沟时,头头儿说:“看得我后背脊梁发麻,哎呀!脏得都没个人样了。这家伙,牛!”由衷地赞叹。“看见没?这就是你们的榜样!”冲着那帮队员,好一通儿嚷嚷……

老曾和他的队员们就这样,送走一个个晚霞,迎来每天的朝阳。绕城内600余平方公里的天地是他们倾力演出的舞台,2500条道路上是他们尽情挥洒汗水的地方。他们在15000孔公里、2500沟公里的管线上奏响劳动的乐章,编织着他们的梦想……梦想?是呵!他们有梦,尽管不那么高大上,却真真切切。陈敏师傅早就瞅好了龙泉一处楼盘,坐北向南,拿下后了却多年的心愿—四世同堂;年轻的贺刚,想买一款新出来的大众汽车,自驾游,游遍中国所有有山有水的地方;老曾嘛,盘算着让他那个出生了八小时才见面的孙女读上实验小学,让他生命的延续充满希望……为此,他们舍得出大力,流大汗。价值在汗水中体现,梦想在汗水中成真,希望之花也一定会在汗水中绽放!


地址: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三段五号下一站都市B座12楼

CopyRights Reserved.© 2016 •版权所有:壹定发888手机客户端 •技术支持:美誉梦科技